上交所问出9亿美元大单幕后神秘买家 金发科技违反保密协议还是信披违规?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中国网财经8月21日讯(记者 郭美岑)今年5月,金发科技公告称接到美国某公司的9亿美元KN95口罩大单,股价当即涨停。到了8月,金发科技却宣布订单终止。自始至终,金发科技未曾透露美国买家究竟是谁,直至上交所下发监管函,神秘买家终于现身。

  金发科技回复上交所时称,这位美国客户名为Redrock Partners,LLC,系于1978年在美国注册并持续经营的合法企业。买方表示基于其实际业务的特殊性及商业保密保护的需要,无法提供具体的主要业务及营业财务资料给公司,但承诺其具备充分的履约能力,会按期履行合同付款约定。

  第三方研究机构透镜公+ { 4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金发科技至少应该对客户的履约能力作出科学调查,或者收到一定数量的订金,再对外披露。公司仅在收到订单意向后便选择公开,肯定是存在问题的。

  值得注意的是,既然金发科技此前以“商业保密保护的需要”为由,不公开美国客户信息,为何却在上交所询v $ 8 L问后立即披露客户名称?这样做是否违反双方的保密协议?若双方未签订相关保密协议,金G I f 9发科技此前不披露客户Q ! x H & p l信息的行为是否违反信披规范性?中国网财经记者发/ ~ k Z I } v函致电金发科技,希j G X t望对此进行采访,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复。

  口罩订单被疑炒作股价

  金发科技的主X ) n U D e营业务为化工新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业内的龙头企业U p } Q @ O ` b e,2004年6月2_ y | ; C f3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疫情爆发以来,金发科技参与了口罩熔! r {喷布原材料聚丙烯和口罩的生产。

  5月17日晚间,金发科技发布一则公告,披露公司子公司广东金发科技有限公司与美国某公司签订了《货物买卖合同》,向美国某公司出售KN95口罩,并于2020年5月16日收到美国某公司的采购订单,订购– _ N } .金额9.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0亿元)。采购订单约定,买方收到卖方提供的形式发票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买方向卖方支付订单金额的40%。截至公告日,卖方已向买方提供形式发票,暂未收到上述款项。

  消息一出,金发科技股价当即涨停。但是到了合同约定P + Z F G ? 4时间k ^ 0 } . B X,金发科技并未收到美国公司的订金。5月26日,金发科技突然宣布,董事兼副总经理宁红涛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和子公司广东金发科技有限公司法定n 4 { ] P a P代表人、总经理及其各控股子(孙)公司所任职务,高管“引咎] @ 0 ! . ` 8辞职”的说法一时甚嚣尘上。

  8月9日,金发科技正式宣布:9亿美金的合同订单终止。随后,上交所火速发来监管函,要求金发科技对合同* ( [W & ) f c ] x s立的具体情况、是否于签订前进行充分必要的尽职调查、买@ l ]方不能履约的具体原因等问题做出详细解释。8月13日晚间,金发科技作出回应。

  对于订单为何终止,金发科技似乎也c L _ V不清楚。回函显示:“因本采购订单将于* , 4 –2020年8月15日到期,公司于2020年8月4日致函买方,征询其是否仍有意继续履行合同订单,并要求其在2020年8月71 x F Y 1日前书面回复公司,逾期未回复则视为不再履行合同订单。截至2020年8月8日,公司未收到买方的有效书面v k – K T K %回复– y 2 s k,买方也未向公司披露其不能履约的具体原因。”

  对于神秘的美国买家,金发科技虽然披露了其名字和成立时间,但有媒体报道:“在权威信息数据库网站OpenCorpl u ? ~ S % { q Morates搜索# A P e g发现,与Re) O Edrock Partners名字完全一致的美国企业有好几家,但其中似乎并没有成立于1978年的。不过,这或许有数据库录入不够详尽的因素。”

  “订单造假”、“蓄意操纵股价”、“高管引咎辞职”、“美国公司是否真实存在存疑”……业内对此订单议论纷纷V z w c & /。第三方研究U | e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8 $ c S客户具体是什么情况,需要有其工商注册和经营信息才好做进一步判断,但无论如何,金发科技在双方未签订合同、未有任何实质性约束条件的情况下便披露订单信息是不合理的。公司至少应该对客户的履约能力作出科学调查,或者收到一定数量的订金,再对外披露,而金发科技仅在收到订单意向后便选择公开,肯定是存在问题的。

  项目多年未完工被疑规避折旧摊销

  除了订单存疑外,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金发科技近日M J %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中,多Z K = t / ~ F T Y个在建工程数据混乱。

  其中,天津金发一二期工程项目已持续10年之久。2010年,该项目名为天津金发一期工程项目* Q g 1 V,预i J j t 算数为1.72亿,2011年变更为天津金发一二期工程,预算数随之增加到3.17亿元,2012年年报中,该项目工程进度已达到87.01%。

  然而到了2013年,预算数调整为1.73亿元,工程进度降至58.02 , I Q%;2014年预算数又增至1.85亿元,工程进度为99.3 | 8 g u J 98%;2015年预算数为5.73亿元,工程进度为86.81%。随后,在预算数不变的情况下,2016年-2018年的工程进度分别为95%、3%和11.67%。

  2019年该; $ G 6 X % F项目更名为天津金; T x ! m d 7 !发二期工程,预算数调整为1.38亿元,工程进度达到97.03%;2020年半年报显u Q z ; ~ –示,该项目仍未完工,工程进度为98.58%。10年间,工程进度多次达到90%以上,却始终未能完工。

 S L Z 同样,3000吨高温聚M ` p { ,酯项目也是类似情况。该项目2016年预算数为1800万元,工程进度为97%。随后,在预算数变更为8090万元的情况下,2017年-2019年的工程进度分别为31%、19.49%和44.24%。202 B * { N j A N0年半年报显示,其工程进度为49.14%。

  预算数、工程进度“过山车”式变化,项目开展多年仍未完工,况玉清对中国网财经记者分析称:“K ] 7 H z l M可能是项目市场环境未达预期,同时公司又不S x n 5 Y & R想承担固定资产折旧摊销所致”。况玉清解释道:y J e = 9“在建工程不需要折旧摊销,但一旦转为固定资产后,就需要折旧摊销了,这对企业来说,是个不小的财务压力a { y G t _ p u。”

  此外,还有部分在建工程项目m y = A“凭空出现”。以清远循环经济四期宿舍楼二期项目为例,8 r _2019年年报中,其预算数为7430.05万元,工程进度为98.48%,虽显示期初R 0 M 3 z u &余额259.83万元,但在2019年半年报和2018年年报的在建工程中并未出现此项目。

  究竟是会计口径调整?还是其他原因所致?金发科技是否违反保密协议?是否信披违规?中国网财经记者将持续保持关注。

(责任编辑:胡靖聆)

人已赞赏
股票行情

发债热情高涨 转债频现“梅开二度”

2020-8-21 16:31:33

股票行情

卷入“爱优诺”商标争议 美庐股份闯关A股IPO

2020-8-21 16:31:35

⚠️
看大庆.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发布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信息的正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正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客服 QQ: 328699207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看大庆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