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进化到“不可模仿”的阶段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来源:“零售老板参考”(ID:lslb168),作者:万德乾,零售老板内参独家专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盒马进化到“不可模仿”的阶段插图

阿里发展至今的20年有余,从多个角度来看都是翻过了新的一页。消费互联网和产业物联网的一体化融合,可以看作阿里下个阶段的长期发展红利之一。

618期间出现过针对中国电商产业的一个新说法,认为电商不过是一种流量分配生意,其他商业手段都不过是在这个能力上添加的外壳。这种说法很是吸引一批人的重视和讨论,尤其是电商产业界出现了事实上的第三势力。不过这个说法解释不了一些长期的客观现象,尤其是阿里的电商流量从哪里来?阿里的电商竞争壁垒为什么那么高?阿里为什么要围绕着电商构建的一揽子数字经济体(包括阿里商业操作系统)?阿里的在线生态为什么这么系统全面综合?

消费互联网和产业物联网的一体化融合,能够成为整个中国商业社会的长期发展红利,在于跨产业、跨地域、跨组织体的商业连接能力一旦建立起来,整个中国商业体系的升级是有全球引领效应的。对此,国家从全局层面也提出了“新基建”的宏观发展规划。数字化是达成所有存在区隔阻碍要素得以连接的最好机制,是对生产力、生产关系和生产资料,以及再深入满足全民消费需求的全面解放。

这也是阿里为什么会把自己的业务规划,融合到国家在发展层面的长期战略。

盒马在阿里的业务规划里面,属于消费互联网和产业物联网的一体化融合,非常典型的一个代表业务单元。这导致盒马存在很多特殊的业务特点:盒马是阿里体系内最大的实体性消费业务,盒马是阿里体系内少有的自营类消费业务,盒马是阿里体系内最典型的从前端和后端的一揽子业务体系。

从前端的门店和APP,到深入农业源头的产业基地和盒马村;从一个个自有商品研发,到围绕着“大食品”构建的全球供应链;从大中小各类门店业态创新,到B端批发C端零售的全业务入局。

盒马不可模仿,今天的盒马已经属于一种很独特的意志力产物。再高的技术壁垒也能模仿复制,就像能做CPU的公司也不止一国一家。但是一整套产业协同机制不能复制,这有时间先发优势,还有一个公司和一个社会在无数个要素上,磨合出的点对点精准连接机制。机制不能复制,只能另起炉灶再建。

但是最难的,还是意志力产物。什么意思呢?就是你想把你的公司做成什么样?只要不违背客观规律和现实条件的局限,所有商业要素是服务于你的个性意志和使命梦想的。哪怕一开始看起来很怪,或者让人看不懂,就像4年前的盒马,被人称作“四不像”。

我们就拿盒马来说。盒马要做一个有品类特色的超市,就像永辉那样?或者要做一个有社会情怀的超市,就像胖东来那样?或者做个巨无霸的全球零售旗舰,就像美国COSTCO那样?

每一条路都有它的价值和方法条件,相比去看盒马的特点,至少今天的盒马,很像两个意志力的产物:要做中国城市家庭日常生活的主要选择方案;要做中国零售业的超级产业链航母。

盒马进化到“不可模仿”的阶段插图(1)

盒马的供应链边界

盒马在过去一个月内,做了两场别家公司应该永远不会做的发布会。一个是6月底,侯毅首次以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的身份,系统阐述了盒马在数字农业的布局和规划,并很快和山东淄博政府签署了共建“盒马市”的战略协议。一个是7月中,盒马3R(即食、即热、即烹)产品将以盒马工坊的品牌开出实体门店。

一个电商+零售企业为什么要去碰农业?还是程度有史以来最深入的农业全链路?一个超市里常见的熟食和半成品等食品,居然还要独立开店?你又不是周黑鸭&久久丫,专打交通站点客流。

但是盒马确实做了,还是在市面上找不到同类项,或者说不可能找到对标者的生意。盒马究竟是一个什么意志力下的产物?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两个既没人去做,也没法复制的生意,除了已经集合到盒马身上,还有一个类似的共同点:把最顶级的产品融入到最日常的生活。

盒马践行阿里数农事业的两个目标,有着很强的公益属性,让种出好产品的农民增收,让城市消费者买到平价优质的好农产品。更为深刻的一个宏观要素在于,中国的农业和中国人的吃饭,探索出一条内循环的独立机制。

盒马把其他所有超市当作一个基本品类的熟食半成品,开出独立门店的长远考虑,属于一种很典型的顺应中国城市化发展趋势,让中国城市家庭日常饮食的成本(味觉、品质和劳动力)得以解放的业务。尤其是让家庭做饭成为一种理念选择,而不是一种有负担的劳力付出。这点也符合中国国力增长在消费侧方面的自然演化规律,就像欧美日国家的家庭饮食现状。

当然,把最顶级的产品融入到最日常的生活,其实也属于现代商业的历史性红利和演化规律。今天北上广一个年收入30万的普通人,拥有的衣食住行硬件水平,丝毫不亚于100年前的上流社会。

盒马践行阿里数字农业是此前没有任何公司触碰的难点,一个是从头至尾面面俱到,一个是产销一体又各自创造独立利润闭环的高度一体化。

具体来说,盒马实现阿里数字农业的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要从零售端反向定义生鲜的生产品质。生鲜大品类,从小品类细分有十几种,从单品细分多达上千个SKU。每个单品从品种、口感、大小、甜度、形状外观等分类下来,都有独立的标准要求。做到一两个高标准不太难,做到所有生鲜单品都是高标准,那就几乎不可能了。好比一个电子品牌,敢说自己能把全套黑白大小家电、3C数码、手机通讯品类全都做到行业第一水平。有吗?三星、海尔都不敢这么说。盒马现在至少在芒果、草莓、小龙虾、藕带、大黄鱼、菌菇等几百种单品方面,实现了行业数一数二的收货标准。

第二阶段,产销地的跨地域、跨组织的对接流通效能。盒马目前已经围绕着门店端在全国做了17个销地大仓,还要在全国7个生鲜龙头基地做7个产地仓。上述提及的山东淄博“盒马市”的建立,就是产地仓的一个代表地区。盒马还要在全国若干个地方,基于当地的特色农产品,建立“盒马村”。供应链端的大品类有盒马市和产地仓,把农产品变成生鲜商品的解决方案放在源头基地;小品类有盒马村;流通端有销地仓;零售端有盒区房的同城即时解决方案。还有衔接上下游的覆盖全国的冷链物流体系。以及和阿里生态体系(即天猫、饿了么、大润发等阿里同城零售业务群)的销售打通。

第三阶段,农业技术的数字化和农民生产的资源支持。用大数据指导农产品的种植规模和标准,用数字化指导农业技术和服务的成本和效率,用金融服务支持农业商户的种植和生产风险。这里面还会存在盒马在阿里内的多BU(事业群)合作,以及和阿里外的各级政府,大农业集团,农业公司和农户的合作等。最终,形成一套中国式农业发展的示范标准,协助中国农业的整体发展水平。尤其是补充已经在欧美澳非常成熟的工业化农业体系——高度市场化的计划型农业。将中国农业、农村、农民存在的高分散、广地域、多差异、低标准的生产水平,示范出一套工业化、订单化、数字化的农业标准。

盒马如此深入的布局中国数字农业的战略意义,除了顺应协助国家在农业端的长远规划之外,以及践行阿里数字农业的事业使命之外,本身也是盒马在给自己布局未来的发展红利。

简单的说,就是盒马从一个最具特色(当然还不是最大份额)的线上线下一体化自营生鲜平台,以零售端的反向定义能力,从全新零供关系的打造,去把控整条生鲜产业链的主导权。升级为一个彻底从种植端入手,以顺应国家战略意志的宏观趋势,升级自己把控生鲜产业链主导权的层次。

总而言之,就是盒马在生鲜供应链层面的布局水平,至少是绝对的空前。这样,盒马在前台前端的创新,尤其是实体零售业很在意的门店业态创新,商业模式探索,盈利能力创新,规模扩张复制,也就不是那么的有难度了。

6月初,侯毅在杭州《联商网》大会上首次公布盒马会入局跨境业务,对标COSTCO的会员店,为餐饮业和其他零售业提供批发的B2B业务之外。盒马已经是一个拥有扎根社区商圈的鲜生大店,扎根社区周边的mini小店(正在大规模扩张),快销电商业务的云超,早餐场景的盒小马(刚刚收回该品牌),办公场景的F2,基于购物中心的社区一站式综合服务中心的盒马里等。

盒马跳出了零售业的演化规律和逻辑,它甚至不完全靠卖货来作为主要盈利手段,更不会像其他企业通过帐期的金融手段或“剥削”供应商来挣钱。

盒马真的是个非常特别的意志力产物。、

盒马进化到“不可模仿”的阶段插图(2)

盒马的商品力创新

商品在消费者看不见的阶段,叫做供应链的创业和布局。在消费者看得见的阶段,属于运营力和商品力的创新。

盒马工坊不能完全代表盒马的商品力和运营力,但是属于盒马最新集大成的一个代表性产物。

侯毅是上海人,非常喜欢吃馄饨。喜欢到什么程度?《零售老板内参》曾经亲眼看到他在和他人沟通工作时,为了节约时间,会将一碗馄饨当做晚餐,边吃边聊。

盒马工坊的最初诞生基础,也是来自馄饨。

馄饨这个东西,平民到不值一提,上海每个街区小巷都有馄饨店,十几元一碗。每个菜市场都有现包的生馄饨售卖,每个超市都有包装馄饨售卖。

馄饨又是个制作很有代表性的东西。买食材,和馅料,制面皮,包煮吃,其实很麻烦。这种小吃食品,最佳解决方案其实是上街购买现制成品。十几元一碗的价格,你还要啥自行车?

中国现制鲜食的地图有个很有趣的规律,越是城市地区,越是南方地区,外出购买成品或直接就餐的比例越高。就像中国长江以南地区的早餐,基本没有在家吃的习惯。

但是非正餐小吃的食品,有个很奇怪的规律,零售商家做出来很容易,做好吃就很难。餐饮商家做好吃很多,将其零售商品化,以及规模复制的能力也很难。

导致盒马工坊之前的现制鲜食小吃,有个不好的现象,想图便利就要牺牲口味,想要口味就要牺牲便利。总之,好吃的小吃,很容易出网红。就像上海同样遍地都是的葱油饼,阿大稍微做的好吃点,就有人起早排队抢购。

盒马工坊的做了此前任何零售企业没有做的事,在于将便利家庭日常饮食的非正常食品,集合出最优秀的品质(无论是自己研发,还是找合作方),还能提供平价的购买。

所以,盒马工坊的品牌口号,也从“妈妈的味道”,升级为“你家的厨房”。看出这两句话的产业价值没?

日本的便利店,售卖的饭团、寿司,就是把原本日本家庭里,妈妈的味道,奶奶的手艺,变成工业化、标准化的便利店味道。而日本代表性的百货公司地下一层,就是把一整套家庭厨房烹饪,变成零售商品的“你家的厨房”。

盒马工坊,就是顺应中国国力增强之后,解放城市家庭日常生活成本的集大成产品。

总之,丰富的全国品类,平价的售价,顶级的品质,便利的购买,一样不能少。有了这些一样不能少,盒马觉得,开个实体店,试试看吧!而且,《零售老板内参》了解到,首个盒马工坊门店,就要开在盒马鲜生大店旁边。

盒马鲜生里的一个货架,一个柜台,摇身一变,成了盒马鲜生外面的一个门店了。

我们看到盒马是这种玩转工坊的商品力的。部分肉类熟食,联合四川张飞牛肉做的;盒马做的青团,愣是把这个江南时令(清明)小吃,联合喜茶做出了阿华田的味道。上海人春节喜欢的八宝饭首推严阿姨的独家手工工艺,盒马也打动一把年龄的老阿姨,把这套技术批量复制出来了。

面点、熟食、半成品、时令点心,这四大品类;厨作、手作、时令作,这三个系列;春夏秋冬、东南西北、一日三餐、从早到晚的所有时令、风格、场景、品类,样样俱全。

还有,把最优秀的餐饮食品商家引入进来,或者调配其味道,或者干脆自己研发其顶级口感;然后,把优秀的餐饮能力转化为可批量、可流通的商品力;再然后结合盒马的运营力(门店+APP),将马上做马上吃的鲜食品质流通到终端客群手上。最终,将其沉淀为盒马工坊的品牌力,让其他供应商和餐饮合作方,共享其品牌力落地下的持久销售力。

这就是盒马工坊,敢于把3R品类独立出一个大品类之后,还能独立出一个实体门店生意的综合运营能力。

其实这里面盒马工坊共享了很多盒马过去5年的发展红利。没有盒马在供应链方面的布局建设,没有盒马与整个餐饮业构建的产业互联网能力输出,没有盒马在全国门店的布局扩张,没有盒马围绕着“吃”打造的品牌心智,没有盒马在数字化驱动业务体系化的运营推进,没有盒马在餐饮研发方面的持续投入,甚至没有盒马背靠阿里的组织建设……盒马工坊最多也就是一个品类,没法独立成一个独立品牌的业务线,更没法成为一个实体门店的业态创新。

盒马工坊,一样没法模仿复制,也只有盒马才有。

数字农业就是盒马现在布局的最大产业互联网,并一定会与盒马成熟的消费互联网形成互为和互补的效应。盒马工坊的升级演化里面,就有产业互联网的诸多存量条件。

盒马的业务今天越来越有阿里的味道,即便与前20年的阿里业务有着很多的不同。盒马今天又是一个在围绕着家庭日常需求的消费互联网,以及未来数字农业的宏观发展趋势方面,布局有史以来最难最复杂的产业互联网的公司。

2020年的盒马,太不一样了。无论是已经做出的成果,还是即将要完成的任务。

人已赞赏
产业经济

借给银行7亿,“华北票据第一人”被抓!多家银行高管涉案“倒贷”调查

2020-7-23 16:25:58

产业经济

美国公布新一批排除加征关税货品清单 涉及64项自中国进口商品

2020-7-23 16:26:01

⚠️
看大庆.本网站属于非赢利性网站发布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信息的正确性和完整性,且不对因信息的不正确或遗漏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承担责任
若您的权利被侵害,请联系客服 QQ: 3286992078 或 点击右侧 私信:看大庆 反馈,我们将尽快处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